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故事 > 正文

少妇口述:在他的办公室 我们爱欲缠绵

2017-01-02 11:32 来源:网络 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:

分享到:

    一夜情,或者更确切一点叫“一夜性”,是很多时髦的现代人都会玩的游戏。属于当代社会最多最滥的一种情感方式。这种游戏本身已经不道德了,如果已经深陷其中的人,最好给自己设置一个底线,确保自己在底线之内,不能继续堕落下去。有些人出轨是厌倦了原有的生活,或者说不爱了,也有一些人出轨完全是为了报复,我出轨的第二天,就将自己的肉体献给了我的情人,那种欲望和感觉是我丈夫从未给我的。
    年轻时,不懂爱情我结婚很早,在周围同学还在上学的时候我就已做了妈。在农村,这可能算不上什么,在城里可了不得,我的一意孤行把爸妈气坏了,婚后一年里我就没敢进过家门。养儿才知父母恩,自从我生了儿子,才知道这样做对他们的伤害有多大。尤其是频频与丈夫发生争执吵打,想起父母当初的规劝,后悔不迭。可是看看幼小的儿子,一切就这样忍了。
    人在年轻的时候,会犯很多错误,虽说有一句话“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”,但是当年轻人被宽恕之后,却付出了“年轻”的光阴。由于婚前了解不够,生活习惯的不同,相互的不能容忍,我们夫妻之间打过,骂过,赌气说离婚过,十几年过去了,两人都不再年轻,一切不平衡都成了习惯,日子反倒平静了。人说夫妻间小吵是感情的润滑剂,小吵怡情,大吵伤情。我觉得与丈夫已无话可说了。我们只是住在一套房子里的两位宿友,共同养育着一个孩子。其他的,连邻居都不如。
    为了报复,我参加了交友活动
    男人总是不会甘于寂寞。我的丈夫虽不算英俊,却也有着成熟男子的稳健,再加上在单位小有职权,他这种年龄对一般年轻女性应该是极具杀伤力的。所以,当别人曲里拐弯地提醒我他有了外遇时,我表现得出奇平静,之后就是大大的不平衡。毕竟夫妻一场,我们虽感情不和,我却只有他一个男人啊!
    或是出于赌气,或是那一天实在无事可做了,我拨通了一家杂志的交友热线。当接线生用甜美的声音问我需要什么条件时,我愣了一下,之前确实没想过。我说,“那就随便吧。”电话那头笑了,“哪有随便的,总归有个目标吧。”我随口说,“那就要求有上进心,爱学习,喜欢郊游等等”,然后依要求留下了我的小灵通号。
    还真有很多电话打过来,让我结结实实地忙了好几天,接电话、解释自己交友目的的纯正云云。后来看到陌生号码干脆不接了。
    见到他第一面,我想我完了
    在这些不熟悉的号码中,有个手机号一直执着地出现在我的小灵通里。我想,既然参加了这个活动,那就接个电话试试吧。电话里,一位中年男士开门见山地自报家门,我姓某名某,公司在哪哪,车号是某某某,并且口气坚决地约我到他办公室见面。我听了好笑,萍水相逢,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盛气凌人的口气对我说话?我又不是你的员工。我对他说,“我为什么非要去你办公室,你干吗不来我办公室见我?我这几天没空。”那位男士也很干脆,说,“好吧,那就改天再联系。”
    那几天我还真的没空,整天陪着几个外地朋友,也就把这事忘了。不过那位先生可一直记着,隔一两天就打个电话“提醒”我,我想也不能老回绝别人呀,那就见见吧,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。约定了时间后,我陪女友逛商店,又把这事忘了。那人打来电话问我在哪,我说在金地呢。当我还来不及回绝的时候,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车。验了一下小灵通里他发过来的车牌号,没错,我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驾驶座里一位身穿休闲装的男人冲我一笑,我也冲他一笑。当时心中一颤,我想我完了。以前从来不相信有一见钟情的事,这回大概差不多了吧。 少妇口述:在他的办公室 我们爱欲缠绵     我坐在他旁边,心里怦怦地敲着小鼓
    这人长相一般,说实在的还不如我丈夫帅呢,可是他却拥有一个成熟的中年男子的主要特征:没有少年人的幼稚和青年人的狂热,拥有才干与学识和从容理智地待人接物。
    他已发动了汽车,说,“你不害怕吗?”我说,“活人不怕,我只怕死人。”他笑了,问我到哪吃饭?我说,“不用了吧,随便聊聊,我晚上减肥不吃东西。”他建议可以吃些烧烤,我同意了,却心下奇怪,这样阶层的人,怎么也得去个中档饭店吧,他倒甘愿去大排档。
    在烟雾缭绕的烧烤摊,他为我倒了一杯冰彭啤,我喝了一口,嫌太凉,他又要了热的,将我喝过的酒倒在他杯子里去。我叫了起来:“你不怕我有传染病啊。”他笑笑,不理。我又添油加醋:“我可有甲乙丙丁肝噢。”他还是不理我,那样子很诱人。
    餐后,他开车带我去了云龙湖聊天。他比我大几岁,有家庭,自称夫妻感情不和。男人总是找这样的理由去出轨,他的话我没往心里去,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。看着天色已晚,心里有点慌乱。
    作为女人,防人之心不可无呀。这时正好下起了小雨,我们又坐回车里。这时,那人咕哝了一句“你蛮让人喜欢的。”我正分神,没听清,问他说的什么,他也不理我。我坐在他旁边,想着他刚才的话,心里怦怦地又敲起小鼓。
    第二天上午,他又来约我。由于第一天的好感,我爽快地答应了。先是在云龙湖边老地方坐了半日,中午吃了把子肉。他很细心地照顾我,端饭,挑菜,拿杯子,这些事仿佛已为我做了很多年。过后,我们开车去了他的办公室,很大,有套间,可供他中午休息用。天时,地利,人和,在他的办公室,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。欲望像是火山爆发,从未有过的感觉,从未有过的经历,那一刻的幸福,胜过整个世纪的时光。知名两性品牌LELO讲过:完美的性爱是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无暇结合,才能碰撞出最刺激的火花。
    不过才两天,我就将自己交给了这个我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。我在情欲的泥沼里不能自拔。一个月里,我们时常见面,互相享受着彼此的身体。历经沧海的成年男女相互间的占有,是性,是爱?已根本分不清。我是动了真感情的,我真心地喜欢他,不见面的时候想起他,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。我会很关切地发些短信,“下雨路滑,开车小心”或是提醒他少喝点酒,每当做这些,便有种少女般的幸福,远非不懂爱情时的初恋可比。
    我知道,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做这些事的后果,却控制不了去想他,爱他。我不知道他怎么看我,他这样的男人,可以很轻易地找到性伙伴,我想,他对我不会没有感情吧。问过他,他转移了话题。他说:“女人应该有女人的性格,而你太好强,不服输,这一点,和我有点像。”我们常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。自此,我努力地改变着自己,在他面前尽量使自己温柔。因此我在他面前越来越小心。
    是不是该检省一下自己了?上一次见面,我冲他嚷:“你这人太难以捉摸了,我们以后别在一起了。”说完,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。他依然不慌不忙地说:“有空我给你打电话。”那种从容,那种自信,根本就不相信我会离开他。